大同民眾就耿彥波去留兩次請願,說明地方發展在依賴個體官員的突出風格獲得更高效率的同時,更應依托長效機制。而依法行政下,個人變動對地方發展造成的失速概率會更小。
  10月15日,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山西省大同市委書記豐立祥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在其落馬第一個周末,千餘大同市民聚集在大同和陽門廣場,希望已赴任太原的原市長耿彥波重返大同。這不是大同市民第一次請願調回耿彥波。去年2月,耿彥波調任太原市委副書記、市長後,大同就曾爆發持續了近一周的輓留請願活動。
  民眾就地方官員的去留兩次請願,是相當少見的訴求表達。在大同反覆出現的這一幕,或許映射了古城對地方時局的參與方式仍保有濃厚的傳統餘脈,但毫無疑問,這種參與方式也有強烈的現實針對性。
  首先,對官員的臧否就是對治政的評估。耿彥波主政大同時,以其強勢風格推動了城市拆遷、道路新建、古城修複等多方面工作,創造了超乎常規的“大同速度”。儘管其間作為不乏受爭議之處,但在一個趨於固化的局部政治生態中,高調強勢的風格或許是帶來突破的必備品質,而其事無巨細、親歷親為的主政風格雖凸現了個人色彩,但也與某些慵懶散作風形成鮮明對比。儘管豐立祥主政大同期間也曾做過不少表態和努力,但不少大同市民對於曾經搭班子的豐立祥和耿彥波具有截然相反的評價,期待耿彥波繼續主政,表明市民對於官員執政能力和風格自有評價體系。而隨著耿彥波調任,大同商業出現萎縮態勢,前後對比,進一步強化了耿彥波民望。
  其次,請願輓留調回耿彥波的背後,還包含了對“人走茶涼”的擔心有多麼強烈。耿彥波主政大同時,“一軸雙城”的重建工程浩大,為了工程順利推進,大同市政府部門在徵地、拆遷等環節簽訂了不少合同,作出了不少承諾,同時背負了多達百億元的欠債。耿彥波離任時,當地市民即擔心“新官不理舊賬”,儘管新任市政府班子作出了“五個凡是”的承諾,但事後造城工程的停滯表明,兌現承諾似將變得遙遠。請願調回耿彥波,也不乏強調大同市政府是責任主體之意。
  還要看到,太原市委班子重新選定和大同原市委書記豐立祥被組織調查,為大同調回耿彥波的請願增添了複雜背景和想象空間,人們不免會猜測這其中是否存在聯繫。但即使這種關聯性猜測再無據,也並非沒有思考價值。
  導引我們思考的至少有兩個層面:一方面,地方發展在依賴個體官員的突出風格獲得更高效率的同時,能否更多地依賴於機制,以保障其平順和持久,保障政府之於民眾的利益關係不會被輕易調整。另一方面,對於擁有民望的官員該如何任用,才最符合地方發展利益?
  顯然,在一個更優化的行政系統中,才能實現地方政治生態的平衡,並依此保持地方的發展節奏。政府越法治化,個人變動對於地方發展造成的失速概率越小。四中全會提出的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及責任倒查機制等,就為行政系統的優化確立了方向,也是避免“攔道輓留”場景重演的必由之路。
  □徐立凡(媒體人)
  ■ 網友微評
  @青島一小時(媒體人):同樣是大同,一邊是市委書記被查後全市鳴放鞭炮,一邊是千人請願調回原市長。說實話,這不正常——民眾對能吏的渴求,不應是通過這種鳴鞭炮和請願去表達,而應有制度化的保障通道。
  @樂樂你吃了沒:平心而論,耿彥波對大同的貢獻就是對這個城市和人民做了一次大大的外科手術,城市變得美麗了,摘掉了醜的帽子,空氣質量也變好;馴服了大同人刁蠻的野性讓他們愛家,走在哪裡都想著大同。但這個手術太大,它包括了城建、經濟、文化、教育、旅游多個方面,應該說是一個傷筋動骨的大動作,這需要持續性的善政去修補去愈合。
  @未然:千餘人請願,未必能說明什麼,畢竟還有“沉默的大多數”。但它表達的權利聲音是實實在在的,那就是:城市改造、新城建設之類的必須走“可持續發展道路”,不能人一走就爛尾。  (原標題:“請願調回耿彥波”折射怎樣的民意)
創作者介紹

放假

rf62rfmt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